Fame Weekly (Toronto)

本报记者 Helen

     採訪簡華捷大師讓我很感歎,因

為這不是電視劇,也不是電影,是真

實。採訪完後,開車回報社的路上我

在想,如果有導演把簡師傅的故事搬

上螢幕,我想,所掀起的風潮,一定

不會次於《葉問》及《李小龍》,因

為,他是現實。

     無意間聽上一期採訪的封面人物

沈天慧教授說,她的舅父就是一代宗

師葉問的弟子簡華捷師傅,並且簡師

傅現在就在多倫多,我便取消原採訪

計畫,驅車前往沈教授家,見到了來

自英國倫敦的簡華捷先生,並與他長

談,聽他講他的詠春人生。

     被稱為全球唯一宗師傳授葉問原

玄學、非科學性質、近似哲學性的解釋。前輩們進而設計了一套由淺入深的訓練系統,由單純的靜態氣功及手部動作開始,直至意念反應全身總體運動為止。除了真正可以用於攻擊及防守之用,及至其訓練黐手階段,由於是練習自然反應,不會硬套次序重複性的招式,更加容易使到練習者感到有興趣。一般的訓練亦可以被視作為長期健身強體運動。在香港,香港員警學院及廉政公署訓練營的常規武術訓練以自衛術為主導,也曾經加入詠春拳元素。此外,部份航空業在訓練空中服務員保安內容時,也有加入詠春拳的技巧。

關於詠春拳的傳說,中國武術的早期發展多半缺乏文字記載,僅能靠師徒口耳相傳。其間或因個人學識不足而多有短缺,或因受到章回小說影響而增添幾分神秘色彩。經過若干年後,今日的傳說與當年的事實必然有其差距。

依據詠春拳一代名師葉問所述:

色,前來逼婚。大涼山白鶴觀有河南嵩山少林寺武僧出身的五枚法師攜詠春返山,授以武藝。詠春技成後返家擊敗土霸。詠春婚後將武藝傳予夫婿梁博儔,其後樑博儔再傳予梁桂蘭,梁桂蘭再傳予黃華寶。黃華寶為棲身「紅船」之粵劇演員,與曾獲另一少林寺武僧至善禪師教授六點半棍的戰

友梁二娣為伍。2人互相切磋武藝,彼此盡得所學,技法亦互相融合。其後樑二娣將技法傳予佛山名醫梁贊。

湖北藝人張五擅長攤手(粵劇做手),人稱「攤手五」。

因故從北京流亡至佛山,組織紅花會館,教授戲曲及武藝。

無論上述那種說法,最後都提到詠春傳人梁贊。梁贊,原籍山縣古勞,只是世居佛山而矣。贊先生醫術精湛,經營草藥店杏濟堂於快子市清雲街。他交遊廣闊,故人緣甚佳。贊先生性好武技,涉獵甚廣,但並未令其滿意,自隨華寶習詠春以後,他即感到詠春拳,在法度用力,身型和手法上,無一不是上乘之法;再憑其

天資聰穎,苦心鑽研,使詠春拳能在晚清期間,在嶺南一帶聲名大著。然而,贊先生因店務纏身,未能廣授徒眾,所以並未令詠春拳盛極一時。但能得其真傳者,除其二子梁春及梁壁外,僅陳華順公一人而矣。

華公本籍順德陳村人仕,他亦世居佛山,並以找錢為業,混號找

錢華。因華公之找錢事業,常經杏濟堂,故有緣師事贊先生。技成後,更于贊先生前技服豬肉貴,聲名大振。及後,贊先生去

世,華公設館於蓮花地大街,正式教授詠春拳術。

然而詠春授拳之法,與一般少林拳術不同,因它需要通過長期□手之練習,而□手之最佳練法,需由個別教授,故未容多教,故此華公收費頗昂,遂未為一般人仕所能負擔,而能

年幼體弱,七歲便投入陳華順公門下學習詠春拳術,而華公以其聰穎過人,勤奮好學,故經常親自教授,而吳仲素則從旁協助,常與葉問過招,將詠春拳奧妙逐一指點,葉問因而武技大進。可惜華公染病不起,彌留之際,囑咐吳仲素繼續教導葉問及其子汝錦。葉問隨吳仲素苦練三年,比前更大有進步,時年不過十五。翌年,葉問奉其父命來港就讀於聖士提反學校,在此期間,得同學介紹,認識梁贊先生之子梁碧,並隨梁碧修練詠春拳術,盡得其學,且技更大進,而性情亦變為謙厚和藹。三年後,葉問返回佛山,廣識佛山拳豪,更有義助溫大牛比武事件,轟動佛山。于光復後,他投身軍政界,如破沙糖之政績甚佳,以在公正路三品樓勇擒劇盜羅灶為人樂道。直至佛山變色後,葉問便離開佛山,避居香江,約為一九四九年。此時葉問初到香港,生活未能安定,幸得友人李民幸介紹,在九龍深水大南街港九飯店職工總會教授詠春拳,也開始了葉問授拳的生涯。當時門下

利達街、李鄭屋、大道東大王廟、青山道興業大廈等多處地方授徒,廿年來,葉問對詠春之改善及推廣,使詠春一派能在香港、臺灣及世界各地得以發揚光大,聲名大噪。

由此詠春拳從一套女兒家的自衛術發展到實戰技擊之上,由葉問將之從佛山帶到香港、並在數十年間急速發展遍及全球每個角落,成為國際間

享負盛名的中國武術神話亦是現今最多外國人研習的中國武術。

 

簡大師的故事

 葉問》系列電影不僅讓人們記住了佛山一代詠春宗師葉問,也揭開了詠春拳在佛山輝

享負盛名的中國武術神話亦是現今最多外國人研習的中國武術。

 

簡大師的故事

 葉問》系列電影不僅讓人們記住了佛山一代詠春宗師葉問,也揭開了詠春拳在佛山輝

以上,為期達七年之久。而其他師兄弟花多時間挑戰別的門派,少年的簡華捷只有詠春拳為他唯一喜好,由於他身形,體能精力很出色,他父母親 極力支持下,幾年間,他成為葉問的頂級弟子。他的同門給他綽號“黐手王”或“刀搶不入”。五十年代未期,他成為葉問首席助理教練,直至他在1961年離開香港到歐洲。

詠春在海外有今天,李小龍功不可沒。簡師傅說,1970年到1973年間,李小龍出演的《猛龍過江》和《死亡遊戲》、《龍爭虎鬥》等電影風靡歐美,世界開始認識中國功夫。李小龍作為葉問的入室弟子,他的走紅也帶動了學習詠春的熱潮。

1975年,簡華捷在英國唐人街開設第一家詠春拳館的時候,正趕上了這股熱潮。開館沒多久就收了大量的學員,其中有不少華工。當時,許多華工在英國一周的薪酬入息有限,而一周兩次到拳館學拳的收費就占了一周收入的四分之一。儘管如此,學拳的人還是絡繹不絕。因為學員太多,簡華捷多次更換更大的場館。最鼎盛時,拳館擁有學員200多名。

別處學。哪想那個外國人聽罷舉手做個粗口手勢,轉頭便走。簡先生的兩名黑人徒弟當時看不過眼,想上去教訓對方,讓簡先生攔住說:不管你們的事,我來教訓他。簡師傅追上去那外國人看到簡師傅追出來很害怕露出驚恐狀。簡師傅便沒動手,只是警告他今後再在這條街上見到他一定會教訓他。結果從那以後再也沒見那人來過那條街。

當時光進入二十一世紀,曾在海外興盛一時的詠春拳一度走入下坡路。簡華捷說,現在華人在海外的境遇都得到改善,不需要再靠武力武裝自己。年輕人更有了電腦和網路世界,消遣的去處也很多,不再喜歡打拳比武這類傳統運動。加上武官租金不斷攀升,也讓許多拳館難以維持下去。簡華捷一度為詠春拳的發展感到惋惜。不過,隨著《葉問》系列電影的熱播,讓學習詠春拳的熱潮又有回升的趨勢。

儘管詠春拳再度升溫,但簡華捷師傅對詠春拳未來的發展擔憂不已。因為早期詠春拳館的迅速擴張,濫竽充數者不在少數。他表示,詠春是一

門易學難精的武術,如今因為有太多人乘機賺快錢,致招式不夠精純,甚

熱度便開館授拳。甚至有的拳館為了迎合市場,將健身課程與詠春拳合為

至走歪了路。許多人學習詠春不到幾個月,習得一些皮毛後因為看到市場

一體,打著葉問入室弟子的旗號開館的人更是不在少數。現在到YouTube搜

索‘ Wing Chun or vingtsun 搜出來的拳館之多,嚇死人。

為了能夠讓詠春拳更加健康地發展下去,2011年,簡華捷聯合香港的一幫同門師兄弟,一起發起了傳統詠春聯會。我們希望將傳承正統詠春的拳館聯合起來,更好地發揚詠春拳法。同時也冀望各詠春派系能摒棄門戶之見,讓各地同門更好地團結起來,共同為詠春拳術的發展和推廣,提供一個平臺。

最後簡大師說,詠春拳是中華武術的瑰寶,雖源於中國,但應屬於世界。我輩有幸習得此技,希望能承先啟後,以團結詠春為第一步,推動世界武術,走向大同為最終目的。我相信,有著二百多年光輝歷史的詠春拳,得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必將更加蓬勃發展,更加興旺發達。

現在簡師傅已處於半退休狀態,只進行一些小課教學的簡華捷大師有了更多的空餘時間,他說他已經計畫好,會抽出時間各地走走,接受一些小班學員,為詠春的傳承及發揚光大不遺餘力。victorkanvt.com

版詠春拳的簡師傅當年帶著“人為刀

俎,你莫為魚肉。”的詠春精神,曾

隨葉問學藝七載,以發揚正宗傳統詠

春為己任。簡師傅說,在這個看似愈

來愈文明的社會裡,實則野蠻事件,

危險事宜還是很多的。無論是出於日

常的自衛,抑或菲律賓挾持人質突發

事件,詠春都有其經世致用的價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詠春的傳說

     詠春拳是近代最流行的中國武

術門派。于1950年代,葉問將詠春拳

從中國佛山帶到香港,詠春拳以實際

的拳術戰鬥理論為主,以身體結構、

關節活動及流體力學開始研究改進,

脫離了傳統的五行八卦及象形神意等

學者,多為貴家公子而矣,當時有“少爺拳”之稱號。故在華公時期未能廣泛流傳。

能得華公之技者,有吳仲素、何漢侶、雷汝濟、葉問及其子陳汝錦。但能將詠春拳術一派推廣者,首推葉問。葉問本為佛山名門望族之子,因

除了簡華捷大師,香港的其他詠春拳同門也相繼來到英國開館授拳。師傅教徒弟,徒弟自立門戶開拳館,就這樣一代傳一代,詠春拳在英國開枝散葉。整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詠春拳在西方社會興盛一時。簡華捷也不斷增開新的拳館,到現在拳館以英國為總部,已經輻射到義大利、比利時、澳大利亞,總數超過13家。

簡大師說,西方社對於詠春的熱情甚至高過華人。到現在為止,簡師傅在歐洲所收的眾多徒弟當中,本地人要比中國人多。他的許多得意門生都是洋弟子。他的助教們已經跟隨簡華捷大師練習詠春多年,現在他們都成為簡氏拳館的資深教練。

當然在與簡師傅分享他在歐洲教授詠春的生涯時,他憶述當年也曾教訓過一位不懂尊師重道的外國人:他說,當年在倫敦開館,有個外國人想跟他學拳,讓簡先生收他做徒弟。簡先生和他說,徒弟都要向葉問照片鞠躬,但那個外國人卻不肯,並質疑為什麼要向一張相片鞠躬,簡先生說,你大可不必勉強,我只收向師傅

All photos on this page are © courtesy of Victor Kan. Contents of this page are not to b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.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